第一章:回歸

,早就死在外麵了。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這裡。周圍的人們,紛紛看過來。見蕭天忌著陳舊,手中拿著一塊糕點,他們眼中,都出嘲諷之意。蕭天忌斯條慢理的咬了一口糕點,淡淡的道:“來見一個人。”“見人?”大姐慕容倩冷笑一聲,鄙夷的道:“蕭天忌,你算是什麼東西,也配來見沈萬卿?”“也不撒泡尿照照!”“就是。沈老闆可是大人,怎麼會見你這種要飯花。我說,你該不會是想以我們慕容家上門婿的份,來求沈老闆施捨吧?”二姐慕容...東州,東皇國際大酒店。

夜幕降臨,春雨淅瀝。

蕭天忌一黑,靜靜的聽著雨落的聲音,著這座城市的氣息。

遠車流川息,霓虹閃爍。

他點上一煙,思緒忍不住回到了八年前……

“蕭天忌,你這個廢,真的以為可以不勞而獲嗎?”

“你做了我們慕容家的上門婿,就得給我們家賣命!”

“讓你代表我們家去服役,是看得起你……”

“你如果能死在戰場上,那真是謝天謝地,我們小玉就可以另行改嫁了!”

春寒料峭。雨水冰涼。打他的長發,卻打不那一雙深邃、明亮,宛如刀鋒般的眼眸。

八年前,他被慕容家掃地出門,替他們去完服役的任務;在弱冠之年,以清秀之軀,狼狽奔赴戰場。

八年與火的洗禮,他斬敵百萬,功名就。如今終於再一次站在了這座城市。

眼前舊景依稀,心底人影迷離。

一時間,也難免有所慨。

……

“大帥,我們進去吧。”

“沈萬卿已經等候多時了。”一個幾近兩米的巨漢,悄然來到後,將一把傘,遮在蕭天忌頭頂。

蕭天忌笑了笑,道:“豹子,戰龍卸甲,便是布。你執意跟著我,確定不會後悔嗎?”

豹子沉聲道:“雷豹生是大帥的人,死是大帥的鬼!”

“今生今世,隻要能跟著大帥,於願足矣!”

他頓了一下,低聲道:“您雖然卸任帥位,不過轉而執掌龍組,不是布。”

蕭天忌點了點頭:“那沈萬卿,知道我的份了嗎?”

豹子沉聲道:“沈萬卿在龍組,不過是個小頭目,無權知道。我隻是告訴他,有個貴人想見一見他。”

“他表麵的份,乃是萬卿集團創始人,被國很多老闆奉為商業教父,資本巨頭。”

“這次他路過東州,很多人慕名而來,要為他舉辦接風酒會。其實不過是想結一下,希能得到沈萬卿的投資。”

蕭天忌眼神微:“慕容家的人也來了嗎?”

“是!”

深籲了口氣,蕭天忌隨手彈掉煙頭,大步走酒店。

……

東皇國際酒店,東州城最豪華的酒店,沒有之一。朝五星級配備,標準的名流富賈聚集地。

順著長長的紅毯,一路進電梯廳。豹子低聲道:“大帥,沈萬卿在包廂。”

“你去吧,該說什麼,你都清楚!”蕭天忌隨意代一句,電梯門開,他徑直朝著麵前的大廳走去。

大廳裡,聚集著東州城的各大家族。他們盛裝出席、一邊談,一邊等待著沈萬卿的到來。

蕭天忌進了門,撲麵而來一熱浪混雜著各種脂的香味,倒映著酒杯的水晶吊燈,顯得有些刺眼。

他忍不住瞇了瞇眼睛。習慣了戰火與的世界,此刻略微有些不適應。

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,目平淡的掃視四周。

這些珠寶氣、冠楚楚的名流們,臉上全都寫著兩個字,那就是利益。

能結上沈萬卿,對他們來說,將是巨大的機遇。

麵前的糕點還不錯,他隨手拿起一塊,放進了裡。

“蕭天忌?”

“真的是你?

你沒死?”

“你這傢夥怎麼跑到這裡來了!”

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。

蕭天忌循聲去,皺了皺眉。

隻見一個濃妝艷抹,試圖用各種裝飾來掩蓋年齡,但是通過鬆弛的皮,仍舊可以看出來,至在五十歲以上的婦,端著一杯紅酒,朝走了過來。

蕭天忌眼神微。李蘭,他的嶽母。

“媽,怎麼回事?”

“你剛纔在說蕭天忌嗎?”遠,兩個穿著酒紅長,材看起來還不錯的年輕人,也快步走了過來。

是自己妻子的兩個姐姐,慕容清、慕容倩。

沒有看到妻子慕容玉出現,蕭天忌眼中微微浮現一抹失之。也是,明天就要嫁人了……

“你這廢還回來做什麼?”

“你這個時候回來,有什麼目的!”

李蘭充滿了警惕。

這就是慕容家當年那個上門婿嗎?聽慕容家的人說,此人被趕出家門,早就死在外麵了。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這裡。

周圍的人們,紛紛看過來。見蕭天忌著陳舊,手中拿著一塊糕點,他們眼中,都出嘲諷之意。

蕭天忌斯條慢理的咬了一口糕點,淡淡的道:“來見一個人。”

“見人?”

大姐慕容倩冷笑一聲,鄙夷的道:“蕭天忌,你算是什麼東西,也配來見沈萬卿?”

“也不撒泡尿照照!”

“就是。沈老闆可是大人,怎麼會見你這種要飯花。我說,你該不會是想以我們慕容家上門婿的份,來求沈老闆施捨吧?”二姐慕容清,極盡挖苦。

李蘭冷笑道:“蕭天忌,你還是死了這個心吧!”

“既然你來了,那我也不介意告訴你。你跟小玉的婚姻,原本就是個形式。”

“現在,這個形式也已經結束了。”

“明天,就要嫁給司馬家族的雲天爺,為司馬家族的。”

“媽,等一會見到沈萬卿,您一定要好好跟他說說。如果沈老闆能來參加三妹的婚禮,那真是蓬蓽生輝啊!”慕容倩得意的說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李蘭得意的說了一聲,又看著蕭天忌,鄙夷的道:“沈老闆馬上就要出來了,你這個廢,還不快滾!”

“別在這裡丟人現眼!”

蕭天忌看著遠的大門,冷笑道:“你倒是問問沈萬卿,他敢不敢讓我滾。”

門開了,沈萬卿在豹子的陪伴下,大步而來。

看到蕭天忌,他的臉上,充滿了惶恐之。

“沈老闆!”

李蘭迎了上去,討好的道:“您別生氣。這個廢原本是我們家養的一條狗,不知道怎麼混了進來,我這就人把他趕出去!”

“保安呢?快來!”

知道,沈萬卿一向比較講究。而此刻滿堂名流,獨蕭天忌一人,充滿風塵之,格格不。還以為,沈萬卿乃是因此而生氣。

沈萬卿快步來到蕭天忌麵前,低頭,恭敬的道:“蕭先生!”

“不知先生大駕臨,萬卿多有怠慢,請您贖罪!”

什麼?

李蘭呆了一下,不可思議的道:“沈老闆,您是不是認錯人了?”

沈萬卿厲聲道:“是你說要讓蕭先生滾出去的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來人,把這個人給我趕出去!”

趕過來的保安,原本是沖蕭天忌而來,聽了沈萬卿的話,急忙把李蘭架了出去。

“放開我,你們乾什麼?”

“蕭天忌,我跟你沒完!”

全場震!

“先生。”沈萬卿再次恭敬的問候。

蕭天忌淡淡的道:“豹子都代你了?”

“是!”

“萬卿會謹遵先生之令,謹慎行事。”

蕭天忌點了點頭,站了起來,猶豫了一下,環顧四周,冷笑道:“諸位明天也要去參加我妻子的婚禮吧?勞煩傳個話,我蕭天忌,回來了。”

說完,頭也不回,大步離去。。蕭天忌笑了笑,道:“豹子,戰龍卸甲,便是布。你執意跟著我,確定不會後悔嗎?”豹子沉聲道:“雷豹生是大帥的人,死是大帥的鬼!”“今生今世,隻要能跟著大帥,於願足矣!”他頓了一下,低聲道:“您雖然卸任帥位,不過轉而執掌龍組,不是布。”蕭天忌點了點頭:“那沈萬卿,知道我的份了嗎?”豹子沉聲道:“沈萬卿在龍組,不過是個小頭目,無權知道。我隻是告訴他,有個貴人想見一見他。”“他表麵的份,乃是萬卿集團創始人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